新闻中心

塔为北宋塔 身是原真身

受中国县域文旅讲堂和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邀请,宋喜信现身“文化遗产专题”讲堂,主讲《告诉你一座真实的北宋繁塔》。宋喜信经考证认为,繁塔塔型千年未变——塔为北宋塔 身是原真身

全媒体记者 卢浩然

微信图片_20200911175607(1933352)-20200912083734

“铁塔高,铁塔高,铁塔只达繁塔腰。”这是在开封流传已久的民谣。然而,与民谣中所说的不同,人们现在看到的繁塔不仅没有铁塔高,甚至还比铁塔“矮”了近20米。现存的繁塔是原塔还是残塔?几百年来,莫衷一是。 9月4日,中国县域文旅讲堂与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合作开办讲堂“文化遗产专题”,宋喜信参加直播,主讲《告诉你一座真实的北宋繁塔》。宋喜信用二重证据法,从建筑学的角度考证了繁塔的塔型和构造,认为繁塔现塔身就是北宋原真的完整塔型,不残不断,塔型千年未变。

微信图片_20200911175601(1933354)-20200912083740

“编外文物局局长”

宋喜信毕业于同济大学,是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他曾任原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现为中国城科会名城委委员、 市文物保护专家组成员。他主持编制了《开封市城市总体规划(1995-2015)》,主持并参与清明上河园、开封府、御河等建设规划编制。其中,“清明上河园修建性详规”获河南省规划个人二等奖。他策划出版《开封繁塔石刻》一书,撰写出版《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提出开封繁塔为宋代原型论。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宋喜信就参与相国寺大市场、市博物馆、宋都御街等诸多重大项目建设。之后,他又主持编制了清明上河园、开封府等重要旅游项目的修建性详规。他曾主持并组织大梁门、金耀门的建筑设计和施工建设等。宋喜信特别关注开封的宋文化资源研究发掘和文物保护。他提出的繁塔是宋代原型的学术观点,逐步成为学界认知和共识。他曾被省文物局老领导称为“编外文物局局长”。

QQ截图20200908161837(1933356)-20200912083745

“奇塔”遇“奇人”

繁塔建于宋太祖开宝七年(公元974年),现塔通高36.68米,底面积501.6平方米。繁塔为六角形楼阁式仿木青砖建筑,每层檐部由斗拱承托,一层两个塔心室,彼此不通;二层两个通道,四个佛洞;三层仅西北一个通道,前后两个佛洞,各层构造不同。踏道变幻莫测,从北门进塔,经东西两侧塔道攀登,去二层佛洞或上塔顶须沿外壁塔檐盘旋,非常惊险。繁塔全身内外遍嵌佛砖,一砖一佛,有释迦、弥勒、阿弥陀佛、菩萨、罗汉、乐伎等近7000块、100多种,千姿百态、形象生动,显示了宋代艺术家雕刻模制的超人技艺。塔内保存完好的碑刻178方,其中以宋代居多,有佛经、捐施人题词等,是研究佛学的珍贵资料。

“铁塔高,铁塔高,铁塔只达繁塔腰。”民谣中说的铁塔始建于公元1049年,铁塔高55.88米,因遍体通砌褐色琉璃砖混似铁铸,从元代起民间称其为铁塔。繁塔建于北宋开宝七年(公元974年),原名兴慈塔,因其兴建于繁台之上,俗称繁塔。繁塔是开封兴建的第一座佛塔,也是开封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

QQ截图20200908161638(1933358)-20200912083750

繁塔在开封已经兀立了1000余年,它的塔型异乎寻常,下部三层是粗大的六棱柱楼阁式塔身,上部突变为细高的六棱锥形小塔。近看似一座断塔,远望又宛如一个巨大的落地铜钟。数百年来,有关繁塔原型的猜测莫衷一是。很多人认为,现开封繁塔只是宋代繁塔的三层残余,不是宋代原型。

宋喜信认真研究之后,提出了繁塔宋代原型论。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程民生说:“‘奇塔’遇上了‘奇人’。奇在何处?这一学术观点出自一生从事城市建设和规划的人。换句话说,是工科生越界开辟了文科的地儿,业余爱好者干了专业人士的活儿,该带孩子、遛鸟、打门球的老人做了年轻学者的事。”

宋喜信沉潜多年,采用二重证据法,从建筑学的角度,考证了繁塔的塔型和构造,认为现繁塔具有确切的唯一性、完整性、原真性。

微信图片_20200911175612(1933348)-20200912083800

“铲王气”说不足信

繁塔塔型异乎寻常,下部三层是粗大的六棱柱楼阁式塔身,上部突变为细高的六棱锥形小塔。近处观看,甚似一座断塔;远远望去,又宛如一个巨大的铜钟落地。

让宋喜信感到痛惜的是,明代人对繁塔出人意料的塔型不理解。嘉靖年间,产生了一个明初“铲王气,塔七级去其四”的传说。意思是繁塔原为七层,因明初削藩的政争,被拆掉四层,剩下三层。但明万历年间的另一碑文却以“仅留四级”四字,强调“塔七级去其四”应留三层,与三层加小塔统算“四级”的实际塔型不合,暗示这个传说是无稽之谈。而清代的文人则据塔身“九层宝塔”的碑文,直批“塔七级”的说法为臆断。20世纪80年代,一篇支持明初“铲王气,塔七级去其四”传说的文字面世,辩称繁塔“原九层”,在元代先毁掉两层,剩七层,明初又拆四层,故只余三层。21世纪初,文物界似乎认识到明初“铲王气,塔七级去其四”的传说漏洞百出,一锤定音地说“原为九层,据载,宋末元初繁塔曾遭雷击,上部六层毁”,故剩下“残留的三层塔身”。到清代,在残塔上补建了小塔,形成现存塔型。数百年来,有关繁塔原型的猜测莫衷一是、争议不断。

微信图片_20200911175616(1933350)-20200912083754

繁塔为北宋原真塔型

宋喜信认为,繁塔塔身正是建造师原始的“形象”设计,这一造型在中国古塔中堪称举世无双的孤例。

“我从建筑学原理出发着手研究它的原始塔型问题。古人也说过,建筑的研究要用两重法,既要看文献又要看建筑物本身。如果是历史事件的研究,可以对不同的文献进行比对,但建筑物从它本身就能看出问题。另外,这几年,我调查了滑县、尉氏县、中牟县等地的楼阁式砖塔,也到浙江调查过。从塔型的建筑设计看,繁塔和我国其他塔的结构完全不同。”

宋喜信说,繁塔的构造存在固化的建筑学逻辑,它的建筑构件必然具有建造时期的特征。如果塔身有拆改修缮,必然留存有拆除和改造的可见痕迹。如果没有毁坏迹象,也必然没有过毁、拆过程。不仅如此,塔身内外墙面镶嵌着6925块佛像砖,其制作之精美、工艺之精湛,无与伦比。这种始于北宋的六边形仿木楼阁式砖塔以陶质佛像砖遍饰塔身之作,开创了中国佛塔的独立门类。千年以来,繁塔几无毁损,是未经过大修、完保原真的北宋遗构,保有丰富、难得一见的文物信息,蕴含北宋文化、建筑、艺术、宗教等多方面珍贵资料。

宋喜信说:“过去有关繁塔现存塔型的所有解读都是错误的认知。事实真相是,繁塔现塔身就是北宋原真的完整塔型。”

以上图片均由宋喜信提供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