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读史札记》(26):李陵愧对司马迁

作者:清风  

u=3734414423,1960576614&fm=26&gp=0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司马迁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他在受宫刑的情况下,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学识,忍辱负重,发愤著书,使《史记》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每每读到这部鸿篇巨制,都会为司马迁的悲惨命运而感叹,也为造成这一悲剧的另一人物李陵而痛心。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汉武帝派宠妃李夫人的哥哥、贰师将军李广利领兵讨伐匈奴,另派李广的孙子、别将李陵随从李广利押运辎重。李陵带领步卒5000人,孤军深入浚稽山,与单于遭遇,匈奴以8万骑兵围攻李陵。经过8个昼夜的战斗,李陵斩杀了1万多匈奴,但由于得不到主力部队的后援,弹尽粮绝,不幸被俘。李陵兵败的消息传到长安后,武帝本希望他能战死,后听说他被俘十分愤怒,满朝文武官员察言观色,趋炎附势,几天前还纷纷称赞李陵的英勇,现在却附和汉武帝,指责李陵的罪过。汉武帝询问太史令司马迁的看法,司马迁力排众议,尽力为李陵辩护。司马迁对汉武帝说:“陵事亲孝,与士信,常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其素所畜积也,有国士之风。今举事一不幸,全躯保妻子之臣随而媒蘖其短,诚可痛也!且陵提步卒不满五千,深輮戎马之地,抑数万之师,虏救死扶伤不暇,悉举引弓之民共攻围之。转斗千里,矢尽道穷,士张空拳,冒白刃,北首争死敌,得人之死力,虽古名将不过也。身虽陷败,然其所摧败亦足暴于天下。彼之不死,宜欲得当以报汉也。”(汉书《李广苏建传》)。司马迁认为李陵平时孝顺母亲,对朋友讲信义,对人谦虚礼让,对士兵有恩信,常常奋不顾身急国家之所急,有国士的风范。司马迁痛恨那些只知道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大臣,他们如今见李陵出兵不利,就一味地落井下石,夸大其罪名。李陵仅率领5000步兵,深入匈奴,孤军奋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在救兵不至、弹尽粮绝,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仍然奋勇杀敌,就是古代名将也不过如此。李陵自己虽陷于失败之中,而他杀伤匈奴之多也足以显赫于天下了。他之所以没有选择死,一定是想寻找适当的时机再报答汉室。

司马迁的直言触怒了汉武帝,汉武帝认为他是在为李陵辩护,讽刺战败而归的李广利,于是下令将司马迁打入大牢。不久,有传闻说李陵带匈奴兵攻打汉朝。汉武帝信以为真,便草率地处死了李陵的母亲、妻子和儿子,李陵听到这些消息后悲痛欲绝, 就死心塌地投降了匈奴,司马迁也因此获罪并遭受了令人耻辱的宫刑。

其实司马迁与李陵并没有什么交情,司马迁斗胆进言,为李陵辩护,纯粹是出于正直与善良。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夫仆与李陵俱居门下,素非相善也,趣舍异路,未尝衔杯酒接殷勤之欢。”就是说他和李陵都在朝中为官,向来并没有多少交往,追求和反对的目标也不相同,从不曾在一起举杯饮酒,互相表示友好的感情。司马迁为李陵辩解,没有任何私情,他认为李陵作为大汉飞将军李广之后,以他的平时观察和判断,李陵绝不会向匈奴投降。但司马迁错了,李陵竟然真的投降了。

当然,李陵的投降与汉武帝杀其全家被逼无奈有关,但这并不是投降的理由。而且后来李陵不但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匈奴卖命,还帮助单于劝降出使西域的苏武,遭到苏武的严词拒绝。从这一点上看,司马迁对李陵看走了眼,称其有“国士之风”成了笑柄。就是这样,司马迁也没有利用手中书写历史的笔贬低李陵,在《史记》中对其先祖李广仍然单独立传《李将军列传》,列传中还客观记述了李陵投降匈奴的事实,抱怨汉武帝不理解李陵的报国之情,不理解自己的拳拳之心,没有过分责难非议李陵的投降行为,对李陵一片同情怜悯之心。

应该说,司马迁对李陵一直有所期待,认为有朝一日李陵一定会幡然悔悟,报答汉室,以证明他对李陵的评价,但直到司马迁去世(公元前90年),他也没有看到李陵的悔悟。公元前87年,汉武帝去世,汉昭帝即位,李陵的故友大将军霍光、上官桀辅政,念其昔日交情,专程派人劝李陵回来,李陵以“丈夫不能再辱”为托词,始终没有归汉,最后病死在匈奴(公元前74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陵辜负了司马迁的期望,李陵对不起司马迁,我想,如果司马迁死在李陵之后,可能会重新改写这段历史记载,只可惜历史没有给司马迁这个机会。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