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读史札记》(33):成也司马迁败也司马迁

作者:清风  

0ff41bd5ad6eddc4956e88c333dbb6fd52663378

韩信 网络图片

提起一代名将韩信,人们总会不由得想起一个典故——“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成也萧何”是指韩信成为大将军是萧何推荐的,由此还演义出“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佳话;“败也萧何”是指韩信被杀是萧何出的计谋,由此也引发了“兔死狗烹”的感叹。这是民间对韩信一生命运的经典概括,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后世对韩信的评价不一,对其军事才能没有非议,对其是否精忠毁誉参半,这主要源于司马迁《史记》的记述,从这个意义上说,韩信的声誉也是“成也司马迁,败也司马迁”。

韩信是西汉开国功臣,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中,对韩信的军事才能给予充分的描写。韩信是继孙武、白起之后最为卓越的军事将领,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用兵。韩信自出山起,“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天下莫敢与之争锋,其赫赫战绩堪称军事史上的奇观。在楚汉相争时期,“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用司马迁的话说,就是韩信跟随了汉王,汉王就胜利,跟随了项王,项王就胜利,重要意义非同一般。他出神入化的军事指挥艺术,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军事典故,“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背水为营”“拔帜易帜”“半渡而击”“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等。他指挥的陈仓之战、安邑之战、井陉之战、潍水之战、垓下之战等一系列重大战役,司马迁在史记中不惜笔墨,展示出一幅幅波澜壮阔的战争画卷,为中国古代战争史留下了不朽的范例杰作,也奠定了韩信一代军事家的历史共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司马迁为韩信扬了名、造了势,2000多年来,韩信能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司马迁功莫大焉。 

韩信在历史上最大的争议是谋反,究竟韩信是不是真的谋反,史学家有很大争议,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记载了韩信“谋反”的故事。阳夏侯陈豨被封为巨鹿郡郡守,前来向韩信辞行。韩信支开左右,与陈豨在庭院里散步。他拉着陈豨的手仰天长叹道,你可以同我说知心话吗?我有话想同你讲。陈豨也是西汉的开国功臣,他表示“唯将军令之”。韩信说,你所管辖的地方,是屯聚天下精兵的地方,而你又是陛下亲信宠爱的臣子,若有人说你谋反,陛下一定不相信;如果再有人告你谋反,陛下就会产生怀疑;如果第三次有人告你谋反,陛下定会大怒而亲率军队征讨。你去上任后,我为你在京城做内应,就可图谋天下了。陈豨了解韩信的才能,表示一切听从韩信的指示。汉十年(公元前197年),陈豨举兵谋反,自立为王。刘邦亲率大军前去征讨,韩信称病,没有跟随出征。后来有人举报韩信谋反,吕后和萧何商量后,认定韩信肯定是和陈豨商量过谋反的事情,经过密谋,两人决定由萧何去见韩信,诈说叛军已经被刘邦平定,陈豨已死,诸侯与群臣皆入朝祝贺,也请韩信入朝致贺。韩信相信了萧何,跟着萧何到了长乐宫。结果可想而知,韩信进宫后没有见到皇帝,只见到了一大批武士,吕后连问都不问就将他杀了,随后,又下令灭了韩信的父、母、妻三族。

司马迁在《史记》中除了写到韩信谋反的情节,对韩信的忠心耿耿也做了不厌其烦的描述。在项王派盱眙人武涉前往规劝时,韩信说,我侍奉项王,官不过郎中,职位不过是个持戟的卫士,言不听、计不用,所以我背楚归汉。汉王授予我上将军的印信,给我几万人马,脱下他身上的衣服给我穿,把好食物让给我吃,言听计用,所以我才能够到今天这个样子。汉王对我亲近、信赖,我背叛他不吉祥,即使到死也不变心。希望您替我辞谢项王的盛情!武涉走后,齐国人蒯通知道天下胜负的关键在于韩信,想出奇计打动他,就用看相的身份规劝韩信,韩信也没有动摇,说汉王给我的待遇很优厚,他的车子给我坐,他的衣裳给我穿,他的食物给我吃。我听说,坐人家车子的人,要分担人家的祸患,穿人家衣裳的人,心里要想着人家的忧患,吃人家食物的人,要为人家的事业效死,我怎么能够图谋私利而背信弃义呢!断然谢绝了蒯通。从这两段描述,韩信对汉王刘邦的感恩戴德、忠心耿耿跃然纸上。

韩信临死也没有亲口承认谋反之事,他在临刑前说:“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大祸临头之际,才后悔未用蒯通反汉之计,这足以说明,韩信终其一生,始终未动谋反之念。有学者就认为韩信“谋反”是被吕后诬陷,刘邦默认,萧何后来也曾为之后悔。

分析《史记》等史籍对韩信“谋反”事实的相关记载,我们也可以看出有许多矛盾之处,令人质疑。其一,韩信在刘邦胜负未卜的时候,拒绝蒯通游说他另起炉灶的劝诱,等到了刘邦功成名就之时却心生异志,这对于一个深谙兵法的将帅来说太过于违背常理。其二,韩信两次被刘邦袭夺兵权,早已从中察觉到刘邦对他的猜忌与畏惧。他在刘邦被项羽兵困固陵时不反,到楚地为王时不反,迎刘邦于陈地时不反,为何偏在无权无兵、蛰居长安之时谋反呢?这有些不可思议。其三,韩信“谋反”仅是由其舍人之弟告发,舍人之弟告发的最初动机,是因为韩信要杀他的哥哥,怎见得舍人之弟不是诬告?而且舍人之弟又怎能知道如此重大的机密?其四,如果韩信确有谋反意图,当萧何骗韩信入宫时,韩信怎会不做任何防备,而是坦然涉险,轻易进宫?韩信死前,为什么只感叹自己平定齐地之时未听蒯通之言,而没有悔恨自己谋划不周? 

综观历史,封建时代的开国功臣大都很少得到善终,这是帝王政治的历史规律。韩信虽然没有造反的实证,却有造反的实力,这不能不让刘邦有所顾忌。况且,韩信性情暴躁,功高盖主,刘邦不能不对韩信心存戒意,又加上身边有个不省心的、对韩信怀恨在心的吕后,所以,韩信之死是必然的,只是韩信背上“图谋造反”的罪名死去,有悖历史真相,冤枉了韩信的一片赤胆忠心。而造成这一历史疑案与司马迁有很大关系,在韩信是否谋反这件事上,司马迁的态度含糊不清,《史记·淮阴侯列传》中,可以看出司马迁对韩信的谋反也持怀疑态度。有学者认为司马迁用了曲笔,明肯暗否,但毕竟司马迁给韩信戴上了“谋反”的帽子,以后的史书《汉书》《资治通鉴》也都沿用了司马迁的观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韩信的“不忠”“犯上”“谋反”的名声也是司马迁传播的。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