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读史札记》(34):出身不同的两个韩信

作者:清风  

src=http___n.sinaimg.cn_sinacn11_80_w701h979_20180827_c82d-hifuvph5449707.gif&refer=http___n.sinaimg

 

网络图片

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出现了两个韩信,一个是淮阴侯韩信,一个是韩王韩信。司马迁将这两个韩信连在一起作传,好像就是一个人一样,稍不注意,就容易搞混淆。其实,这是出身不同的两个人。

淮阴侯韩信,草根出身,年轻时家贫,没有人举荐他当官,也没有做生意的能力,“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经常寄居在他人家里吃闲饭,很多人都讨厌他。《史记》中记载了淮阴侯韩信的三件小事。 

第一件是不吃白食。韩信经常到乡下南昌亭亭长家里去吃白食,“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亭长的夫人十分厌恶韩信,故意把饭提前做好吃完,韩信来了发现没有吃的,知道了他们的用意,就再也不到南昌亭亭长家里去了。第二件是一饭之恩。韩信在城下钓鱼,几个老大妈在洗涤衣物,其中一个看见韩信饿了就给他饭吃,一连十几天都是如此。韩信感激地说:“吾必有以重报母。”表示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会报答这位老大妈。老大妈听后勃然大怒,说:“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我给你饭食不是为了求报答,而是因为你是位公子,大丈夫为什么不自立自强活出个样子呢?第三件是“胯下之辱”。淮阴县屠户中有一个年轻人瞧不起韩信,对韩信说:“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你看上去人高马大,还喜欢佩刀带剑,其实不过是个胆小鬼。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就用剑刺一下我看看,如果没胆量就从我的胯下爬过去。韩信看了看这个人,没说一句话就俯下身子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满街的人都笑话韩信,认为韩信是个胆小怕事的无能之辈。 

司马迁记载这三件小事,一是说明韩信从小饱受苦难,连饭都吃不饱;二是说明韩信有骨气,对亭长夫人的傲慢不低三下四乞求;三是说明韩信有志向,老大妈的一饭之恩促使他立下大志;四是说明韩信有忍让,“胯下之辱”不是韩信无能,而是韩信懂得忍让的大道理。从这三件小事可以看出韩信的人品和智慧。

韩王韩信则是韩国王室后裔,是韩襄王庶出的孙子,根正苗红的帝王之后,身高八尺五寸,生得十分雄壮,《史记》中记载了韩王韩信的三件大事。 

第一件是投靠刘邦。秦末诸侯并起,韩国没有立嗣继位之人,刘邦命张良担任韩国的司徒,张良控制了韩国所有的地盘。韩信看到刘邦的势头强劲,就投靠了刘邦,刘邦封韩信为韩国将军,后又封其为韩王。第二件是投降项羽。韩信被封王后留守荥阳时,项羽攻打韩国,韩信打了败仗,为了保命就投降了项羽。过了不久,他又逃到了刘邦处,投靠刘邦,在垓下一战立下大功,得到刘邦的信任和赏识。第三件是投降匈奴。韩信的国都马邑距离匈奴很近,被匈奴团团围住。他不敢与匈奴对抗,多次与匈奴和谈。刘邦派遣的援军到了,半路听说韩信要投降匈奴,便按兵不动,派人去马邑质问韩信。韩信害怕被刘邦杀害,就真的率众投降了匈奴,并亲自为匈奴谋划进攻汉朝的计划。刘邦派遣柴将军攻打韩信,开战之前柴将军写信给韩信,说你投降匈奴不过是因为形势所迫,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韩信说:“荥阳之事,仆不能死,囚於项籍,此一罪也。及寇攻马邑,仆不能坚守,以城降之,此二罪也。今反为寇将兵,与将军争一旦之命,此三罪也。”他说,我有三大罪状,其一是投降过项羽背叛了汉王对我的信任;其二是不能坚守马邑,为了保住性命而投降匈奴,是为不忠;其三是为匈奴担任向导和先锋,和将军作战。临死之前的辩白,更显示出韩王韩信为了个人利益不知廉耻、投敌卖国的丑恶嘴脸。 

两个韩信都是刘邦信任的部下,都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最后都因为谋反在同一年(公元前196年)被杀。从历史的角度看,淮阴侯韩信对刘邦忠心耿耿,本没有谋反之心,是受了吕后的诬陷,他的被杀是冤枉的;韩王韩信唯利是图,见风使舵,背信弃义,最后真的谋反投靠了匈奴,而且死不悔改,是罪有应得。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