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寻味开封:宋朝真有杀威棒吗

牢城营和沙门岛

《水浒传》第二十八回,武松为兄报仇,杀死西门庆,被发配到孟州牢城营。

进牢城营第一天,武松向管营报到,只听管营喝道:“你那囚徒,省得太祖皇帝旧制,但凡初到配军,须打一百杀威棒!”

武松一点儿也不怕,满不在乎地笑道:“我若要躲闪一棒的,不是好汉。从先打过的不算,重新再打起,我若叫一声,也不是好男儿了!”然后又说:“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打我不快活!”

牢城营里的军汉操起大棒,要往武松身上抡。就在这危急关头,管营的儿子——“金眼彪”施恩来到现场,悄悄在管营耳边说了情,帮武松免去了一百杀威棒。

《水浒传》里这段场景,有的细节跟宋朝历史相符,有的只是出自作者施耐庵的想象。

哪个细节跟宋朝历史相符呢?牢城营。

在宋朝,平民男子犯了罪,如果不是死刑,又不是轻罪,通常都要充军发配。发配之前,脸上会被刺字。刺完字,再发配到不同级别的监牢,在军队监视下做苦力,直到服刑期满。这些监牢占地广阔、囚犯众多,既有高墙围护,又有士兵看守,既像监牢,又像军营,所以叫做牢城营。

宋朝牢城营是遍布全国的,每个州府都有,犯人罪行越重,要去的牢城营就越远。中等罪行,发往临近的牢城营;重度罪行,发往远方的牢城营;极重罪行,发往特别远又特别荒凉偏僻的牢城营;罪行最重的犯人,会被发往沙门岛牢城营。《宋史·刑法志》记载:“配隶重者沙门岛寨,其次岭表,其次三千里至邻州。”一个囚犯如果被发配到沙门岛,说明他的罪行特别严重,虽然说不是死罪,基本上等于死罪。

沙门岛在哪儿呢?就是现在的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现在这地方土地肥沃,风景优美,农民和渔民安居乐业,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可是在宋朝,特别在北宋,沙门岛堪称人间炼狱,是囚犯待遇最差、虐待囚犯最严重的地方,一百个囚犯进去,九十九个回不来。《水浒传》第七十二回,“玉麒麟”卢俊义遭管家李固陷害,发配沙门岛,如果不是梁山好汉相救,他必死无疑,要么死在发配的路上,要么死在沙门岛上。

《宋史·马默传》记载,宋神宗熙宁年间,沙门岛牢城营的管营李庆以虐杀囚犯为乐,此人在沙门岛做了两年管营,前后杀了七百名囚犯,差不多一天杀一个。自管营以下,还有监押、节级、小牢子,这些人也以折磨囚犯为乐。囚犯到了沙门岛,如果不给这些人好处费,或者不小心触犯到他们,轻则“肩井入针”,肩膀被扎进钢针;重则“铁裹头”,就是用铁枷夹住脑袋,狱卒一棍一棍地击打铁枷,直到囚犯脑浆迸裂而死。

宋神宗在位时,沙门岛牢城营限额发配三百名囚犯,只要数目超过三百,管营就开始使出“溢额投诸海”的招式:看哪个囚犯不顺眼,四马攒蹄捆起来,直接扔进大海,用这种残忍的方法将囚犯数量控制在三百名以下。

武松杀了人,杀的还不止一人,他犯下的罪行比卢俊义重得多,如果不判死刑,那就得发配沙门岛。但武松是出于义愤而杀人,是为兄长报仇,符合儒家道德的主旋律,所以被山东老家的官员一再轻判,最后发配到距离山东不远的河南孟州牢城营,这可比发配沙门岛安全多了。

但是,如果孟州牢城营真像施耐庵描写的那样,“但凡初到配军,须打一百杀威棒”,武松照样凶多吉少,极有可能在报到那天就被管营活活打死。就算他皮糙肉厚、身强力壮,也会被打成重度残废。

宋朝的杖刑和棍棒

好在宋朝没有杀威棒,宋太祖赵匡胤也没有制定过用杀威棒对付新到犯人的规矩。

在《宋刑统》《宋会要》《宋大诏令集》以及南宋法典《庆元条法事类》等文献中,我们可以了解宋朝官方对犯人的惩罚方式:徒刑罪犯在发配牢城营之前,通常会受到两种刑罚,一种叫“黥面”,一种叫“决杖”。

所谓黥面,就是在犯人的脸颊或额头上刺字或者刺图案,再染上墨,作为犯人的标志。比如说,犯人的罪行是偷盗,发配之前,官府会派人在这个小偷的耳后刺一个方框。如果这个小偷是惯犯,二进宫,耳朵后面已经刺过方框了,就在他额头上再刺一个方框。如果犯人是江洋大盗,罪行较重,额头上会被刺上“强盗”二字,脸颊上还会被刺上“刺配某某军州”的字样。这些印记深深留在脸上,一辈子都去不掉,对刑满释放的人员来讲,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在《水浒传》里,宋江、武松、林冲等人都被充军发配过,脸上都刺有印记,他们为了遮羞,有时候会在脸上贴一副膏药,把印记掩盖住。

所谓决杖,就是打板子,在犯人发配之前打板子。宋朝官府对犯人实施杖刑,用的不是棍棒,而是竹板。这种竹板的长短和厚薄都有固定要求,以宋仁宗时期开封府配备的刑杖为例,用烤干的毛竹制成,长三尺二寸五分、宽一寸二分、厚七分,两面都用火漆刻印“开封府”三个字。宋朝官定量尺,一尺约长32厘米,一寸约长3.2厘米,一分约长0.32厘米。折合成现在的公制单位,开封府刑杖长104厘米、宽3.84厘米、厚2.24厘米。

根据受刑部位的不同,宋朝杖刑又分“臀杖”和“脊杖”两种。顾名思义,臀杖就是打屁股,脊杖就是打脊背。犯人发配之前,要打的是脊杖,打多少下呢?法律规定是打二十下,宋太祖特旨减免,只打十七下。脊背上连挨十七大板,可以把犯人打得皮开肉绽,但是不至于把脊骨打折,犯人养养伤,还是可以上路的。如果像《水浒传》里说的那样连打一百杀威棒,极有可能将犯人打死。

南宋前期,地方官为了震慑罪犯,可能会法外用刑,私自增加杖刑的次数,有连打七十下的,有连打一百下的。这样用刑的结果,不是致死,就是致残,所以宋高宗和继任者宋孝宗屡次颁布禁令,禁止地方官非法施刑,如有违反,被朝廷发现,州县官员会被撤职,提刑官员(相当于省公安厅长)会被降级,或者被调离到其他岗位任职。

秦桧的弟弟秦棣在安徽宣城当官时,曾经对一个即将发配的犯人施以重刑,打臀杖和脊杖各五十下,结果被犯人家属告到当时的最高司法机构大理寺,秦棣随即被朝廷撤职。那时候,秦桧是宰相,权倾朝野,但是秦棣法外施刑,触犯了禁令,照样要查办,秦桧也罩不住他。

宋朝没有杀威棒,不过在宋朝军队和地方警察那里,棍棒却是常备武器。特别是在北宋末年,宋朝步兵与金国骑兵交战,金兵重盔重甲,箭射不入、枪扎不透、刀砍不进,大臣李纲就给一些步兵配备铁棍和木棒,配合炮手和弓箭兵作战。金兵攻近时,宋朝步兵乱棍齐下,砸在金兵头盔上,能把金兵震晕。

另外,棍棒还有仪仗的功能。查《宋会要辑稿》,宋朝皇帝出巡,仪仗队里总会有几名士兵手持“哥舒棒”,用木棍制成,外涂黑漆,两头用金箔和铜皮包裹。乍看上去,很像孙悟空的金箍棒。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