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中华诗典·黄河卷》再征建言,力求完美收官

全媒体记者 卢浩然  

7月6日,本报以《首部以黄河为题材的类编诗歌典籍——〈中华诗典·黄河卷〉将在开封杀青》为题的报道,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最近,《中华诗典·黄河卷》编纂委员会发出邀请,邀约黄河现行河道、历史故道流经区域及黄泛区地级市和黄河管理工作相关部门领导同志和专家学者为该书的编纂建言献策。为此,我们采访了《中华诗典·黄河卷》总主编赵德润先生。

记者:在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中,中华诗词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点亮了中华文明的星空。《中华诗典》正是其类编集大成者。特别是《中华诗典·黄河卷》(以下简称《黄河卷》)的应运而生,既是社会文化发展和繁荣的需要,也是社会各界、广大人民群众之期盼。可否介绍一下该书的基本情况?

赵德润:《黄河卷》是《中华诗典》之首发卷。《中华诗典》编纂委员会由国内二十多位著名学者组成。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学者许嘉璐先生为总顾问,中共河南省委原书记、著名学者徐光春为编委会主任。我和北大教授王锦贵、著名学者刘占锋为总主编。鉴于黄河文化的特殊性,《黄河卷》编纂委员会由一批著名学者,黄河现行河道、历史故道流经区域及黄河管理工作相关部门领导同志或相关专家组成,《中华诗典》编纂委员会中二十多位著名学者为顾问,开封市委书记侯红同志为编纂委员会主任。

《黄河卷》从先秦到晚清的历代30多万首诗词中,选出与黄河有关的诗词8000余首,参考类书体例,将其分为6大类35分类600多个小类,各归其类,以便查阅。全书分为五卷,约400万字。无论规模还是体例,都是我国古今所仅见。

记者:您刚才提到,《黄河卷》编纂委员会的组成,将特邀“黄河现行河道、历史故道流经区域”的领导同志或相关专家参与工作,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赵德润:这个提议是出于对黄河文化的理解。习总书记指出,黄河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这就要求我们不能简单地把黄河文化理解为黄河“河道文化”,也不能理解为黄河流域文化,而是最能体现中华民族精神的国家文化。黄河的历史不仅孕育了厚重的黄河文化,更生成了其特有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黄河精神。而黄河下游、特别是历经黄河改道的广大地区,正是黄河精神的发祥地、承载地。没有黄河故道,就不能体现黄河文化的全貌;没有黄河精神,我们的文化就缺少灵魂。所以,《黄河卷》不是相关诗歌的简单汇集,而是一部力图反映黄河文化全貌、体现其魂魄的诗词典籍。

记者:《黄河卷》在编纂方面是如何体现这一思想的呢?

赵德润: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设立了“黄河明珠”和“故道遗珠”两个分卷,主要是历代诗人对黄河现行河道的沿岸城市和历次改道区域的故道城市的吟诵。二是不拘泥于现行河道,尽可能全面体现黄河文化的广博内涵。如长安,按现行河道,它距离黄河数百里,远远谈不上沿岸城市。但它是黄河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关中文化的核心区域,没有它,就不可能体现黄河文化的全貌。正是从这方面考虑,加上它又是黄河中游重要支流渭河沿岸的重要城市,我们就把长安列入“黄河明珠”之列。三是对“黄河明珠”和“故道遗珠”诗词,坚持从宽收录,重视文化延伸。如山东聊城的高唐,战国时,宋玉假借楚怀王游高唐,梦见高唐美女,幸之而去的传说,赋得一首《高唐赋》,使不可言说的男女之情诗化雅化,进而成为人们对爱情不断深化的代喻,“高唐梦”也因此成为男女之情的代名词。后人诗作化用此典虽然未必写高唐,但它是高唐这一文化遗存的延伸则是无可置疑的。河南孟州,汉称河阳,韩愈的故乡。西晋文学家潘岳任河阳令时,广植林木,桃李成林,使河阳一时享有“花县”美誉。后世文人骚客多对此追思不已,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都曾在此留下遗迹。这些篇章中的“河阳”虽然不一定确指孟州,但毕竟也是这一文化现象的延伸。诸如此类,在其他地方看来,这也许算不得什么,但对于这些典故的起源地来说,则是其文化影响力的表现之一。鉴于此,我们认为,有必要在“黄河明珠”和“故道遗珠”中以积极态度加以收录。

记者:临近出版,时间这么紧,邀约黄河现行河道、历史故道流经区域及黄泛区地级市和黄河管理工作相关部门领导同志和专家学者,要怎么建言献策呢?

赵德润:这次主要邀请各省区领导同志题词或著文,邀约黄河现行河道、历史故道流经区域及黄泛区及黄河管理工作相关部门领导同志参加编纂委员会,希望大家对本卷类别框架和内容收集提出意见和建议。如果过去收有歌咏当地的古诗词,可以注明出处发给《黄河卷》编辑部,以便纳入本卷出版。当然,也希望相关地域和部门能够高度重视,共同努力,力避遗珠之憾,实现完美收官。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扫码下载开封网客户端

战略合作伙伴、集团法律顾问:河南辽源律师事务所